Sprint和T-Mobile合并案再生波折 “美国最好5G网络”或胎死腹中

5G

虽然特朗普声嘶力竭地呼喊美国在5G竞争中“一定要赢”,但他的手下对此重视程度显然不够。在Verizon令人失望的5G网络之后,原本被寄予厚望的Sprint和T-Mobile的5G建设,可能会因为政府部门的举棋不定而受到影响。

据Light Reading报道,华尔街研究机构瑞杰金融(Raymond James)今日将Sprint和T-Mobile合并几率从80%下调到了55%。该机构分析师在给投资者的报告中解释,目前“反对交易的声音在增加,主要集中在交易对预付、批发、和乡村业务的潜在冲击,在加利福尼亚等州,决策流程可能会拖延到第3季度,部分州检察长的潜在反对意见可能变得更加直接。”

另外,Sprint和T-Mobile自身也将完成交易的最后期限延长至7月29日,至于为什么,2家公司没有提供任何细节,估计也是意识到了在合并方面阻力重重。他们在提交SEC的文件中指出,“并购交易的完成仍需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,并且符合其他某些惯例的交易条件。”

对此,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负责人表示,他尚未对这笔交易做出决定。“我还没有下定决心,”德尔拉希姆(Makan Delrahim)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,“调查仍在继续。我们已经向即将合并的2家公司要了一些数据,但是没有固定的会议议程或交易时间表。”

大体而言,T-Mobile的高管们对该协议保持着乐观态度。在上周与投资者召开的季度收益电话会议上,其CEO勒格尔(John Legere)表示,他对该交易将在6月前获得批准“乐观且有信心”。他还表示,该公司已与纽约监管机构达成协议,并将继续努力与加州监管机构就该交易达成协议。

然而,瑞杰金融表示,交易面临的阻力正越来越大:“我们相信,目前仍有获得批准的途径。但是,要么让步,要么改变交易结构,时机只在眼前。这个过程拖得越长,在下一个总统选举周期到来后就会变得越复杂,获得批准的几率就会越低。我们认为,剥离Boost等预付品牌,延长与有线电视和农村无线运营商的批发协议,承诺向农村地区/低收入家庭/表现不佳的学校提供可验证的5G覆盖和服务水平等提议将受到两党欢迎。”

这段话里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——5G。事实上,之所以2家巨头合并有大量支持声音,5G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

早前,Verizon在4月初开通了5G业务,为美国抢下了“全球第1批开通5G网络的国家”的名号,极大满足了特朗普的虚荣心。

不过,美国人很快发现,Verizon以毫米波频段为主的5G网络完全无法承担让所有美国人享受新一代移动通讯服务的重任。电磁波的特性决定,毫米波虽然传播速率快,但不易衍射且衰减快,容易受到遮挡,难以实现大面积的覆盖。

T-Mobile高管曾表示,Verizon推出的5G“永远不会覆盖美国农村地区”,Verizon CEO维斯特博格(Hans Vestberg)也承认,毫米波“并不是覆盖频段”。

可以肯定的是,AT&T和Verizon以后都会加入中低频段组网,但根据目前的规划,2家公司可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最主要的原因是,美国的中频频段——尤其是宝贵的C波段——在分配方面出了问题。

由于C波段在5G时代之前一直是作为卫星通讯频段使用,这部分频段目前正掌握在卫星通讯公司手中,后者希望大捞一笔,由自己向运营商开价;另外部分人则认为这是“国家利益”,应由政府收回波段并向市场公开拍卖,目前双方仍在扯皮,从民间,到商界,到国会,再到政府内部,目前均有关于此事的争论。

当前的混乱局面,让美国国内5G建设可用的中频频谱只有竞争对手的1/4,美国蜂窝网络电信工业协会(CITA)CEO贝克(Meredith Baker)哀叹,美国在这方面已经落后了。

在这种状况下,Sprint手握难得的中频频段,成了各方的焦点所在。华尔街研究机构New Street通讯行业分析师查普林(Jonathan Chaplin)表示,Sprint拥有的频段“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部署”,除了蒙大拿州最偏远的几个乡村外,“在其他地方几乎都很好”。他将这部分频段称为“顶级频段”。

问题在于,Sprint空有宝贵的频段资源,却没有足够的资金将其转化成5G用户数量和业务收入,这时候,和T-Mobile的合并就显得尤为重要。查普林表示:“如果(Sprint)与T-Mobile的交易成功,将使2家公司处于优势地位。如果这笔交易没有通过,那么在未来5年里,这个频谱就会被束之高阁。”

早在合并之初,2家公司就曾提出合作后共同建构5G网络的设想,并以此拉拢了不少支持者。相比于Verizon毫米波占大头的网络,这一计划的频段布局更加科学:低频段,他们有T-Mobile的600MHz作为覆盖层;中频段,他们将利用Sprint手上的频段做容量层;高频段,他们又有T-Mobile毫米波频段作为高容量层(热点),这些足以建成一张“美国历史上最广覆盖、最高容量的移动网络”。

前不久,T-Mobile还在这个基础上加码,提出了更具诱惑性的条件——他们将在5年内推广速度快、安装方便、价格低廉且全美一半家庭的5G家庭互联网服务。但他们同时威胁称,由于这项业务要用到Sprint的频段,如果和Sprint的合并未能得到批准,计划只能就此作罢。

根据T-Mobile的说法,他们的5G家庭网络主要是要和目前的有线电视网络竞争,虽然使用的是5G技术,但是网速只为满足家庭流媒体传输的需要,因此只有100Mbps或略高。它的优点是成本很低,还能让客户自己设置系统。凭借这些优点,它可以在五年内拥有950万客户,同时为客户节省高达130亿美元。

虽然这项业务和我们常说的手机上的无线通讯没什么关系,但是利用了5G设备,也就变相分摊了5G部署成本,加快部署速度。

此外,这一业务还有一个好处。

目前业界最大的顾虑是,美国通讯行业现在已经处于4大运营商占有绝大多数市场的寡头垄断阶段,如果T-Mobile和Sprint合并,4大无线运营商缩减至3家,市场将进一步集中,对竞争不利。联邦通信委员会(FCC)前任主席多次表示,维持竞争环境需要4家运营商的存在。

虽然新主席派伊(Ajit Pai)并没有发表类似观点,但这种担忧的普遍存在,是这项交易进行10个月后仍未达成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要睁着眼睛说出“通讯行业将少1个竞争者后将竞争将加剧”这种瞎话显然是困难的,但是T-Mobile进军家庭互联网领域,却是聪明的将竞争转移到了行业之外,他们可以明确地宣称,传统有线电视现在也是他们的竞争对手。

这个论点并不荒谬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有用,因为美国的有线电视基本上也是一个垄断行业。在选定某运营商的业务后,几乎一半的家庭用户无法更换其他运营商的服务。由于5G网络本质上是无线网络,T-Mobile等公司或许能够迅速进入有线电视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回避的领域。

据悉,对有线电视行业做出改变,也暗合美国监管机构的意愿。不过,这点真的能成为重磅砝码,让天平倒向他们一边吗?那又未必。

AT&T和Verizon正在投资于许多与T-Mobile相同的5G技术,甚至在试验上已经领先。根据T-Mobile的计划,他们将在“最近”用LTE网络测试相关服务,之后再将5G纳入。然而,另一边的Verizon早已试点推出过相关服务,虽然现在叫停了,但是在进度上并不落后。因而T-Mobile威胁并不成立,他们不做自然还有别人做。

此外,关于T-Mobile和Sprint合并与推出5G家庭互联网服务的关系,有人从技术上提出了质疑。T-Mobile提到,他们要用Sprint的无线电频段来提供这项服务,并且在提交FCC的文件中表示,该部署“一次性产生了非常大的容量增量”,而且“其中大部分可用来提供无线固定宽带服务”。

但从理论上说,5G时代提高网络容量,靠得实际上是频段更宽的毫米波网络,这部分频段资源T-Mobile自己就有。因此,这不足以证明双方合并的必要性。

总体而言,事情似乎是在朝不利于合并交易的方向演变。据《华尔街日报》近期报道,有司法部反垄断部门工作人员明确反对这场交易,并已经向T-Mobile和Sprint交了底。

对此,查普林表示,这可能会导致美国输掉5G竞赛。“如果对政府来说,在5G领域走在前列,以及让美国拥有比中国、日本和韩国更强大的基础设施真的很重要,那么他们应该让这项协议获得通过,”查普林表示,“这可能是我们在美国能看到的最好的5G网络,而且它也能促使AT&T和Verizon加大5G投资。”